一路走來始終堅守崗位的良醫|郭美娟醫師

即使擔任醫師已二十多個年頭,在做每個醫療決策時,仍然不忘醫師使命感與責任心

 

 

 

郭美娟,高醫腎臟內科主治醫師,因看診用心,在網路上擁有不錯的詢問度與推薦度,郭醫師自己也不諱言,要掛她的號得耐心等候,不接受插隊。因為對她而言,病人就是病人,沒有貴賤之分,「我不是服務業,病人也不是顧客」,堅守醫師專業,悉心照顧病人,是郭美娟的原則,就如同她從高雄醫學大學畢業以來,一直待在高醫服務,迄今二十多年,一路走來,始終如一;然而,一貫的堅持,也曾出現動搖時刻,幾度讓她萌生出走的念頭……。

 

 

疾病面前人人平等

 

 

我的想像中,忙碌的名醫應該有張嚴肅的面孔,因為態度認真,所以不苟言笑;然而,郭美娟醫師卻打破了這個印象。

 

「我不知道能幫你什麼」卸下白袍的郭美娟,親切的就像隔壁的大姊姊,直說自己沒什麼特殊專長,沒有特別能記錄的地方,直到聊到醫病關係,郭美娟收起了笑容,「我不看『高杏門診』,我不喜歡那樣的醫病關係」,郭美娟直接了當表明她的立場,對於自費的特別門診,她興趣缺缺,因為對她而言,病人就是病人,不管有錢沒錢,在疾病面前一律平等,她並不會為了特定人士開特例;直腸子的郭美娟,講話直來直往,在待了二十多年的高醫,總會不小心得罪人,也因此讓她萌生幾次想離開的念頭。

 

第一次想離開高醫,是郭美娟擔任住院醫師的時候,起因是因為主治醫師將自己的壓力轉嫁到住院醫師身上,無理的要求住院醫師完成不可能的任務;當時年僅二十六歲,年輕氣盛的郭美娟,一方面遭受如此挫折,一方面嚮往台北資源可讓自己成為更好的醫師,便萌生了離開的念頭,卻沒想到被學姊勸退。

 

 

離開只是逃避的藉口

 

 

「不同的環境可以有不同的學習,離開只是逃避的藉口」學姊一句話,重重的打在郭美娟心上,她告訴郭美娟,不能一味只要求環境給你資源,而是要從環境當中自我成長學習,就算現在離開了,也可能在下個地方遇到不一樣的難題,難道依然要逃避、離開嗎?「我連林口長庚都談好了」郭美娟苦笑說,就這麼一句話,讓她捨棄了已談妥的工作,繼續留在高雄;不過現在回想起來,那些挫折都是歷練,因為選擇留下的郭美娟,並沒有因此忍氣吞聲而消極面對,「既然他要數據,我就每天做表格貼給他看」,在那之後很長一段時間,郭美娟天天紀錄病患的輸液成分,裡面有多少鉀離子、鈉離子,病人輸液多久、多長時間,什麼樣的狀況可以好轉,她全部記錄,以至於到現在,她還深刻記得所有輸液的成分與含量,「真的不要小看每次的經歷與學習」郭美娟直到現在仍很感謝學姊的勸解。

 

第二次想離開,是郭美娟擔任急診室總醫師時期,1998年的台灣是急診專科醫師制度開始萌芽的階段,在這之前都是內科、外科及兒科醫師擔任急診工作。在制度不完善之下造成急診醫師的離職,郭美娟便被派任前往支援,沒想到建立制度是困難的,經歷了忙錄的超時值班,最後連值班費都沒有。郭美娟再一次苦笑,直腸子不會轉彎的性格,讓她遭受委屈時猶如啞巴吃黃連;不僅如此,2002年,郭美娟還在急診室的期間,台灣又遭逢SARS威脅,遠在北部的父母實在擔心女兒的安危,也勸她離開,身心俱疲的郭美娟再度萌生離職的念頭。

 

「但我老闆就不讓離開!」郭美娟的頂頭上司強硬慰留,「你不用想這個問題,我把你送去日本三個月,就沒人找得到你了,到時候再回來腎臟科就好了」我想郭美娟一定是塊瑰寶,才會讓頂頭上司這麼捨不得放手。

 

 

醫界的生活白癡

 

 

「我到現在還是每天想離職」我以為在高醫待了二十多年的郭美娟早就放棄了這個想法,「但同事說,我離開會被欺負,到診所可能會被騙錢,到衛生所可能連司機都會欺負我」,郭美娟總是自嘲頭腦簡單,沒有心思,所以即使想離開,但想到外頭陌生環境就充滿焦慮,最後還是縮回自己熟悉的環境繼續打拼。

「你一定不愛打麻將,玩象棋」我開玩笑說,不擅於城府的人,對於諜對諜的戰略遊戲都很頭痛,郭美娟沒有否認,還加碼說自己是「醫界的生活白癡」,每天除了醫院、家裡兩點一線,休假期間出國旅遊之外,幾乎沒有其他生活娛樂,「我連自己電話號碼都記不太起來,但病人的病歷、報告我可以記得一清二楚」,郭美娟自嘲起來功力不容小覷,她說這是她唯一的特殊專長;郭美娟把所有心思都放在病人身上,「來看我的診要有心理準備」,郭美娟會仔細了解病人所有用藥習慣,因此常常一個病患就要占掉二十分鐘的看診時間;「不怕遇到病患抱怨或投訴嗎?」曾在大醫院看診的人一定有久候的經驗—為什麼別人一進診間就看好久,我卻一下子就結束了?「你不知道你也看了二十分鐘嗎?」,郭美娟總是這樣反問病人,再不然就是「他比較嚴重看比較久,你也要這樣嗎?」果然表裡如一,直腸子通到底。

 

 

幸福 是每個知足的當下

 

 

如果真的離職,想做什麼?「無國界醫師或偏鄉服務」郭美娟毫不猶豫,說這是他年輕時離職的夢想,「但永遠被勸退」郭美娟的同事幫她分析,依她喜歡對病症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個性,在偏鄉沒有資源的情況下,問診一定會綁手綁腳,再加上醫療量能不足,若救不活病人,也會非常自責。

 

看起來,同事們比郭美娟自己還了解郭美娟。

 

「我也想過不當醫師,學自己想學的東西,當志工也可以」,尤其經歷過這麼多醫療制度的不公、病人的誤解、家屬的誤會,總會萌生退意,「但每次經歷過家屬誤解的打擊後,遇到可愛的病人的時候又會覺得,如果不好好對待他們,還有誰對他們好?

 

「學生總笑我放不下這些寶寶」,郭美娟的病患被學生這樣暱稱著,有種幸福感;未婚的郭美娟無私的將愛奉獻給醫學和病患,對她來說,幸福就是每個當下的知足,以及看到病人逐漸好轉的成就感「我最感動的,是收到過世病患家屬的感謝卡」,郭美娟認為的幸福,與錢財無關、與身分無關、也與婚姻無關,而是發自內心的謝意與感動,因為我陪著他的家人走過最艱困的時候

 

我想,這也是郭美娟一路走來,始終如一的關鍵,即使她總是說自己很懶、很笨,但就是因為她的堅持、不計較,換來真心誠意地回饋,讓教學醫院看見她的付出,讓病患體會她的用心,也讓她願意一直待在原地守護她的病人。

 

 

06.30.2021 人物故事:郭美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