醇情至獻,理性感性的微醺賽|王弘仁醫師

理性與感性中拉扯生活中,臭豆腐與高粱是最佳療癒解方


 

 



王弘仁,是高雄長庚醫院泌尿科主任、達文西手術中心主任,同時也是台灣泌尿科醫學會秘書長;一個看似以理性專業見長的醫師,竟然還有一個浪漫的身分,就是擁有日本酒侍酒研究會的「國際唎酒師」認證;王弘仁說,酒就像風情萬種的女性,即使是同一瓶酒在不同溫度之下,都能幻化出不同香氣;酒的迷人之處,不在於酩酊,而是微醺當下,與三五好友的美好回憶;也如同醫生問診,如何從複雜的病症理出病因與病理;王弘仁在不同的領域,以不同的身分和角度挑戰且品味人生。



酒是迷人香



約訪當天,王弘仁醫師人還未到,桌上就已經擺著一瓶好酒等著我們到來。沒多久,王弘仁熟門熟路地進來,一派輕鬆地和老闆打招呼,店裡陸續到訪的客人似乎都是他熟悉的朋友,問候聲只有熱絡、沒有客套,「這裡是我開始品酒的起點」,既然是起點,總以為有個開關去打開任督二脈,但王弘仁想了想說,沒有,「是那天氣氛很好」。


時間回到1997年,那時候的台灣,正開始了一波品嚐紅酒的風潮,在閱讀了一些雜誌的文章及陳新民大法官所寫的「稀世珍釀」之後,王弘仁按圖索驥,來到大同亞瑟頓。在這裏他找到了書中的佳釀,也找尋到了一群志同道合、熱愛品酒的朋友。愉快的氛圍讓他從此成了這裡的熟客。


「我們會把酒瓶包起來,藉著品酒,猜它的年代、出產地和酒廠。」,有段時間,王弘仁特別喜歡這種猜猜看的遊戲,藉著齒留的香味,尋找蛛絲馬跡;也喜歡嘗試用各式各樣的美食,找出適合搭配的美酒,「譬如說麻辣臭豆腐適合配什麼酒?」臭豆腐不就是配啤酒或汽水才接地氣嗎?王弘仁笑笑沒給答案,像個小孩丟出令大人難以回答,無厘頭的問題。

「你不覺得跟我們看診很像嗎?」王弘仁說,在診間得依照病患呈現的病徵等訊息,找出合理病因,判斷疾病,和品酒盲猜一樣,得循著線索找答案,同樣充滿挑戰。



唎酒師的理性與感性



王弘仁似乎試圖在感性與理性之中,找出連結與平衡,就像他去考取「唎酒師」認證。唎酒師應考者,得先上滿三天的課程,然後再進行筆試與盲飲,筆試內容包含酒類基本知識、清酒歷史、清酒釀造等,盲飲則會給上兩瓶酒,寫下清酒的相關服務,包含描述香氣與味道,以及適合搭配的料理等。


為什麼想考證照?這時候,面對酒品顯得浪漫的王弘仁給出了一個理性的答案,「因為想有個標準依據」,他認為,雖然「品味」是很主觀的價值判斷,但有個天平來做衡量,會讓感覺更有依據,「這樣大家才能在同一個頻道上」,原來理性的標準化追求,是為了更好的氣氛營造。


王弘仁說,葡萄酒要具備四個味道,果香蘊藏的甜味,酒精飽含的苦味、單寧帶出的澀味,還有葡萄本身的酸味,四者都具備了,才是好的葡萄酒。「均衡,是好酒所必須具備的條件」,我笑王醫師給的答案很攏統,他沒否認,王弘仁認為,均衡是一切美味的追求,包含美食也是,一瓶好酒配上一桌好菜,酸甜苦辣等各味聚集了,味蕾也得到滿足了。



 

微醺最美


這讓我想到了咖啡,好咖啡評斷的標準也是這些條件,「但咖啡不會醉」,王弘仁的回答直白的令人會心一笑,然後我們分享起過去曾經喝醉酒的糗事,「你看,除非真的醉到不省人事,要不然對微醺時候的回憶特別深刻」,王弘仁眷戀的除了酒香,還有那微醺時放鬆的心情。我想喜歡品酒的王醫師,心裡一定有他認為的完美酒品,但王弘仁的答案很令人驚訝,他說,就算品過上千瓶酒,但真的堪稱完美,讓他找不出任何形容詞來讚嘆的,卻屈指可數。


其中一次,是在2019年,王弘仁和幾個朋友依著地圖去尋找書中提到的米其林餐廳,幾個人開了六個小時的車程,終於在山中小鎮找到了傳說中餐館,「那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蝦」,王弘仁向我們展示照片,彷彿回到當時再一次品嘗了難得的美味,他說,完美要具備好多個條件,「當然酒本身就得很優秀,還有當下的氣溫、當時的美食、一起聚會的朋友、整個氣氛的感覺」,王弘仁的手指頭停留在其中一張照片,照片中的小木屋牆上掛著兩幅畫,四個人坐在窗邊舉杯慶祝,屋外透進煦煦陽光,和屋裡的溫暖色調形成溫和卻不強烈的對比,那是王弘仁當時順手拍下,隔壁桌聚會慶祝的情景,「那是我近五年喝過最好喝的酒」。

頓時我明白了,王弘仁迷戀的,不是純粹酒精的刺激,而是在酒精相伴下令人難以忘懷的美好氣氛。「我是感性的人」,對於理性感性選邊站的問題,王弘仁沒興趣,回答的斬釘截鐵,因為那就是他生活中的樣態,以味蕾去品味生活、品味人生。


「臭豆腐跟陳年高梁很搭」,結束訪問前,王弘仁終於給出了答案,謎底揭曉,有點訝異,也覺得有點道理,因為人生本來就有多重身分,多種組合與嘗試,端看個人如何去經歷、去理解、去挑戰。



05.18.2021  人物故事:王弘仁